"

电竞下注注册

"
首 頁
武檢概況
領導簡介
機構設置
新法速遞
微信二維碼
微信二維碼
微博二維碼
微博二維碼
友情鏈接
當前位置:首頁>>理論研究
合同詐騙罪的認定
時間:2022-02-16  作者:  新聞來源:  【字號: | |

【基本案情】2020年12月至2021年4月,甄某使用“倪某”“張某”等賬號,在某平臺上接受他人發布的貨運訂單,雙方約定直接送達且貨到付款。事后,甄某雇用他人將貨物運至山東省臨沂市的物流公司進行轉運。甄某向物流公司隱瞞其與被害人的協議,要求物流公司虛開貨運單,并先行墊付運費。物流公司將貨物運至目的地后,被害人向物流公司支付全部運費才能拿到貨物。被告人甄某通過上述方法實施詐騙10次,騙取5萬元。

對于甄某行為的定性,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時存在三種意見。

【分歧意見】第一種意見認為:對甄某應以強迫交易罪定罪起訴。強迫交易罪指行為人以暴力、威脅手段,強買強賣商品,強迫他人提供或者接受服務,強迫他人參與或者退出特定的經營活動。本案中,被害人并非基于錯誤認識而處分財產,而是基于不給付就拿不到貨物的威脅而處分財產,因此,本案并不符合詐騙罪的行為模式。甄某利用物流行業貨到付款的交易規則威脅被害人,進而實現自己的犯罪目的。因此,本案應該定性為強迫交易罪。

第二種意見認為:對甄某應以詐騙罪定罪起訴。甄某利用與被害人之間的運輸合同,從被害人處騙走貨物。甄某向物流公司隱瞞真相,要求物流公司墊付虛增的運輸費用。在整個犯罪過程中,合同只是個形式,甄某實際侵害的僅是他人的財產所有權,應以詐騙罪認定。

第三種意見認為:對甄某應以合同詐騙罪定罪起訴。甄某在簽訂、履行合同過程中,冒用他人名義,在網絡平臺承運客戶直接送達的貨運訂單,隱瞞貨物運送方式(委托物流站送達)和運送價格(高于商定價格)的真實情況,使客戶陷入錯誤認識,從而同意其安排的駕駛員運走貨物,后其指使物流公司虛開物流單,通過物流公司墊付費用實際獲利,該筆費用最終由客戶承擔。甄某行為完全符合合同詐騙罪的構成要件。

【評析意見】筆者同意第三種觀點,理由如下:

甄某實施詐騙行為發生在合同簽訂履行過程中。合同詐騙罪與詐騙罪的主要區別體現在合同上。只有在簽訂、履行合同過程中,實施詐騙行為,騙取對方當事人數額較大的財物的行為,才能以合同詐騙罪定罪處罰,否則只能構成詐騙罪或其他法定類型的詐騙罪。合同包括書面合同與口頭合同。所謂合同簽訂和履行,指從訂立合同要約開始,經過承諾,達成合意、簽訂合同以至合同的全面履行。本案中,被害人就運輸貨物發出要約,之后甄某以他人名義且隱瞞履行能力誘騙被害人繼續簽訂合同。甄某與被害人之間存在口頭運輸合同,客觀上有履約行為,因此,該案符合合同詐騙罪中“發生在合同簽訂和履行的過程中”這一基本要件。

甄某明顯具有非法占有目的,且詐騙的主觀故意發生在財物取得前。“以非法占有為目的”,這是判斷是否構成合同詐騙罪的一個重要依據。在司法實踐中,許多合同糾紛與合同詐騙行為表面上非常相似。這就需要根據實際情況判斷當事人的主觀動機,如果當事人根本未打算履行合同,只以騙取對方當事人的財物為目的,便是合同詐騙行為。如果行為人在簽訂合同時雖然無履行能力,但其認為在履行前可以通過一定途徑取得履行能力,事后也進行了努力,由于種種原因,比如經營困難造成的未能履約,則是合同糾紛。甄某在某平臺接單后,直接聯系運輸司機將貨物運輸到物流公司,由此可見,甄某根本就沒有履約意圖且沒有履行能力,其非法占有目的非常明顯。且甄某也承認其沒有貨車也不從事快運,就是想利用交易規則騙取物流公司墊付虛增的運費,由此可見,甄某詐騙的主觀故意發生于財物取得之前。

甄某在整個過程中無真實的交易意思,其追求的目的并非從完成交易中獲利,故甄某的行為不宜認定為強迫交易罪。在強迫交易罪中,行為人通過犯罪行為想要達到完成交易的結果,通過交易收取較高售價或支付較低購價,以獲取在公平、平等的市場交易中無法得到的暴利。如果行為人的主觀目的只是以“交易”的形式,通過暴力、威脅的方式獲取他人財物,而不是促成交易,則不符合強迫交易罪的犯罪構成。在本案中,甄某與被害人及物流公司有運輸協議,雖有“交易”形式,但甄某主觀上是通過此種形式獲取物流公司的墊付款。

(作者單位:江蘇省射陽縣人民檢察院  作者:孫遜?錢娟?袁晶晶  來源:檢察日報)

版權所有:武夷山市人民檢察院

工信部ICP備案號:京ICP備10217144號-1

技術支持:正義網

本網網頁設計、圖標、內容未經協議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或建立鏡像,禁止作為任何商業用途的使用。

电竞下注注册